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的爱情可以到天荒地老散文精选

/ / 2015-10-25
答案很简单。谜底揭开。你是我最爱的那个人。我和你之间,一直回响着那首《不了情》。 最爱这两个字在我面前仿佛一片玫瑰园,嫣红的色彩令我发出只有自己才能够明白的微笑,直到眼泪滴落键盘。 对门的那个女孩不会想到这个结果。她只是觉得好玩,就将这个游...

答案很简单。谜底揭开。你是我最爱的那个人。我和你之间,一直回响着那首《不了情》。
  最爱——这两个字在我面前仿佛一片玫瑰园,嫣红的色彩令我发出只有自己才能够明白的微笑,直到眼泪滴落键盘。
 
  对门的那个女孩不会想到这个结果。她只是觉得好玩,就将这个游戏copy给了我。她年轻的脸在那个下午的光线里,有着很好看的凝脂色,笑意盈盈。
 
  那时,我和你已经有一年之久,杳无消息。鸡犬之声不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。那是我恨恨中说过的话。说那话的我在黑暗中,依然会看见我们苍白了的面孔,在暗色的流胭里,仿佛一段惨淡的岁月。
 
  那段日子仿佛一个漫长的坠落。悬崖边,我向深渊一路落去,嶙峋的岩石,倒挂的树丛,伴着最痛的那颗心,磕磕绊绊,一路伤痕,一路绝望,直到谷底。
 
  看见这个答案时,我已习惯了谷底的那份寂寥和空旷。寂寥和空旷里,我开始参悟师父说过的你我之间始于上世的孽缘。
 
  一个白衣翩翩的少年和一位妩媚少女之间的流俗相遇,在上一世里演绎了我们之间生死纠葛的一段情缘。造化让我们在这一世里相遇,不仅要我来偿还对你的所欠,还颠倒了你我的性别,让我从头做一个女人,彻底体会我那时的绝情,给予你的灭顶之灾。
 
 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过前尘。我只是愿意逆转时光,回到你我相遇的这个世界。我是一个女人。你是一个男人。我们按照最普通的方式,在我们的轮回里,平静地完成我们的一生。
 
  而所有的爱,都仿佛一场病痛——来如山倒,去如抽丝。那丝丝缕缕的血痕,在我坠落谷底的过程里,每抽一丝,便生出一丝刻骨的疼痛。直到我麻木了所有的情感,直到我变成了一副空空的皮囊。
 
  最爱。这曾经开放在玫瑰中最艳的那一朵,我用了十年的时间,看着它渐渐凋零。而坠落,恰恰是一朵玫瑰从盛开走向枯萎的过程。
 
  我以为,我曾经就是那朵盛开的玫瑰,以永恒不变的娇艳装点了你的一生;我以为,我可以将自己变作那朵枯萎了的玫瑰,以永久的姿势,牵引你一生的目光。
 
  而现在,一个简单的数字,一首熟悉的曲调,和你的名字站在一起,成为一个清晰的伤口,再次将我推向对你的怀念。
 
  不知世上有没有真正的天荒地老——那些烟花里忽现的绚烂,那些流沙里遗失的思念,究竟是你的天荒,还是我的地老?你永远不会知道,那一天,我们隔绝了一年多之后,在夜里,我接到了你的电话,你不会看见,黑暗中的我,那时满眼的泪水……

1
爱情诗歌